宜蘭散心兩日行

如果你這兩個月曾經想過「花水木怎麼都沒有更新部落格呢?」我在這邊跟你道歉。這兩個月說真的是非常慘,很多悲傷或是悲慘的事情同時發生,情緒上和現實上都難以抵抗的事情。我一點也無法振作起來,在工作、家庭和感情上,全部一起出包。我開始對自己從底層開始懷疑起來。那種痛苦,好像是有人同時在你身上不同部位切肉下來,無法辨認到底失去哪一塊肉更痛一些。 而現在,我其實還是沒有站起來,每天都很低潮。但至少我還活著,而且,我還是我,我還是做著我愛做的工作,跟我的家人更緊密,也愛著我愛的人。 更幸運的是,我有個可愛的姊姊,因為很低潮所以帶我去宜蘭玩兩天。 »

Ndorphin前進小河岸Open Jam

上星期Ndorphin 恩多氛樂團去小河岸Open Jam,一般來說去Open Jam只有兩個目的:小試身手、尋求排進河岸節目單的機會。如果只是想小試身手,那就放輕鬆去玩。如果希望能因此排進節目單,就必須找小河岸老闆在的日子去,並且在Jam完之後想辦法找他聊,詢問意見、跟他求教。 上星期老闆不在,所以我們去小試身手。有幾點心得,趁現在趕快記下來。 1.喉嚨要保養好 Open Jam是星期一,我們樂團是固定星期日練團,所以在Open Jam的前一天,為了準備表演內容, »

花之亂唱(04) I Miss You

這首歌是大約去年十一月寫的,這兩天重新整理詞的部份。一開始就是英文歌詞。有時候太過複雜的心情,用母語說出來總是略嫌煽情,如果用英文,好像寫的再露骨也不致於噁心。所以很自然的,當我在鋼琴前面試圖宣洩感情的時候,一起出來的,是總是隔著一層表達的膜的英文。 寫這首歌,是想說一種想念,在沒有向他表達、也沒有回應的情況下,可以維持多久?根據我以前談過的遠距離戀愛(非單方面思念),我最多最多可以大約兩個多月不見面,而且還是每天都有通電話。超過這個時間,如果對方稍微冷淡或不耐煩,我就會開始想念、寂寞到哭泣,然後為了不要哭而壓抑感情,最後就沒感覺了。 »

花之亂唱(03) 五拍音樂的雞皮疙瘩

今天一如往常七點被叫醒,吃完早餐之後(如上圖,我最近對於酒釀蛋真的是欲罷不能啊,今天甚至省略掉地瓜),就開始今天的花之亂唱。 因為昨天心情很差,本來想說拿一些之前弄好的歌來充當今天的花之亂唱然後就回去睡覺,但是後來弄一弄,越來越有精神,所以開始寫新歌。一開始目標是Hip Hop。 選了一系列Hip Hop的音色之後,玩一玩忽然很有靈感,這個靈感是五拍的節奏。對,這首歌是從節奏開始的。一直都很想嘗試5拍或7拍的歌,剛好今天被我玩起來了!不過音色仍舊是Hip Hop音色,所以變成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這首歌的發想是Hip Hop鼓的音色, »

花之亂唱(02) 無謂的考驗

今天是初二,祝大家紅兔大展!今天是花之亂唱第二集。 最近在思考一個問題,是關於愛情的考驗。大家都說相愛需要考驗,像是兵變代表愛情不夠堅定、禁不起誘惑代表不夠愛對方等等。尤其是距離的拿捏,正確來說似乎應該要能夠do whatever you want,各自保持獨立,各自擁有自己的生活,然後依舊相愛,保持新鮮感。如果為了遷就對方而改變自己的生活,似乎是種錯誤。 然後如果跟別人說跟男友每天黏在一起,就會被瞧不起。最好的男女朋友關係好像是一週見面兩三次、對婚姻抱持悲觀想法、仍舊享受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另外男女朋友不要一起工作,不要永遠活在兩人世界, »

花之亂唱(01) 睡前低語

上個星期還沒破病前,我習慣睡前喝杯紅酒,某天因為一邊上網聊天,不小心多喝了兩杯,酒精很順利地引導我讓我悲從中來,我哭著拿iPhone錄音功能用英文劈哩啪啦地哭訴了一堆。之所以用英文,是因為我對英文比較不熟,要是用中文的話,無論如何都會覺得非常做作。所以我自言自語的時候傾向用英文(不是我自豪,我還滿常自言自語的)。 這個睡前低語我到現在還沒聽,我想一定是很悲傷吧!對於那個時間點,沒有內斂好感情的我,後來的我都是帶著懼怕的。怕過去的我勾起現在的我的傷口。 隔天我習慣性地到噗浪求救(說起來噗浪真的是訴苦的好所在,因為推特不會有人鳥我除非我發表的是文藝或趨勢相關,而臉書太多熟人我會害羞),在這一撲:昨晚睡前又哭了,我真不想這樣下去。 »

「她」之樂團版

之前就介紹過這首歌:暴走與蟄伏、新歌「她」,主要想表達的是停停走走、忽快忽慢,句子時長時短,一種抽抽噎噎的感覺(因為嫉妒)。 當初因為報名簡單生活節所以趕著先把Acoustic版本做出來(沒被選上,可能沒對到評審口味,畢竟我的東西稍微前衛了一點: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好在滿多人跟我說喜歡這首歌的),後來一直在想樂團版本怎麼做,因為我當初寫這首歌的時候也是只有一把木吉他,完全沒想過樂團版本。所以大家在編曲的時候是沒有任何reference的。 這次主要是吉他手阿賢(C.L)主導,主歌Bassa nova是鼓手大雨的點子,Bass手阿文也貢獻許多idea, »

新歌「攤牌」的創作路

每次我丟歌出來要給樂團做的時候,都是選有完整畫面的歌才丟。不過最近弄了一首慢歌,畫面雖然在我腦海中,但我就是沒辦法用midi做得很完整(因為可能需要比較多效果音色像是Pad或是String之類的)。只有練團時大家亂試。 我在寫這首歌的時候,幻想畫面是帶有聖靈味道、純淨感覺的。主歌主旋律拍子設計的比較鬆,第一次副歌希望有「夏天很安靜的在炎熱的柏油路上幻想」的感覺,希望搭配許多留白和拖拖拉拉的感覺帶出特別的味道。 但是我雖然這樣形容了,還是很抽象,好像接案子的時候,最怕碰到客戶說「我要網站看起來漂亮、時尚、可愛且有風格」,我都必須先去調查客戶的身家背景和周邊喜好才有辦法偵測出他到底要什麼(這也需要很多經驗)。 而形容的太過於飄渺,其實原因也是因為自己也不太確定自己要什麼( »

Ndorphin樂團近況

這幾天吃紫色的地瓜,做的方式如下: 1.洗他、刷他 2.蒸他 3.烤他 最近樂團人事有點變動,鼓手因為私人因素暫時或永久地無法繼續。這星期是吉他手C.L的好麻吉大雨來打。原本練團一次大概都是練個兩首歌差不多(新歌),但這次一口氣練了五首!讓我開始覺得我寫歌速度好像快被練歌速度追上了,我得繼續好好加油。最近感冒喉嚨都使不上力,練團時最後幾乎沒聲音了,必須快快好起來才行。 原本一直很煩惱「她」這首歌的樂團版編曲要如何做,大雨的點子,是做看看basanova風格, »

暴走與蟄伏、新歌「她」

十月過的很快,本以為還要很久才到的1023我姊結婚大日子,沒想到就近在眼前了。帶著最近充斥著瘋狂爵士鋼琴聲的腦子,拖著重感冒胃悶脹的身體,背著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承諾,最近我在暴走與蟄伏中間遊走。 最近重感冒,沒辦法在電腦前工作,整天只有睡覺以及做最低限度的勞動(像是喝水、吃藥、看醫生。連煮飯都沒力氣,只能煮水餃)。但坐到鋼琴前卻可以彈很久,暴走的靈感,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像把沒做完的案子的壓力都一一釋放一樣。雖然只是個儀式,這壓力不到結案是不會釋放的,但這儀式,至少給我一些存活下去的力量。真的很抱歉,Jerry、致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