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暴走與蟄伏、新歌「她」

Ndorphin

十月過的很快,本以為還要很久才到的1023我姊結婚大日子,沒想到就近在眼前了。帶著最近充斥著瘋狂爵士鋼琴聲的腦子,拖著重感冒胃悶脹的身體,背著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承諾,最近我在暴走與蟄伏中間遊走。

最近重感冒,沒辦法在電腦前工作,整天只有睡覺以及做最低限度的勞動(像是喝水、吃藥、看醫生。連煮飯都沒力氣,只能煮水餃)。但坐到鋼琴前卻可以彈很久,暴走的靈感,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像把沒做完的案子的壓力都一一釋放一樣。雖然只是個儀式,這壓力不到結案是不會釋放的,但這儀式,至少給我一些存活下去的力量。真的很抱歉,Jerry、致廷、比賽麵,我真的真的很想好好專心地把進度趕完,可是大感冒外加快要迎接姊姊結婚,真是讓我無法工作。我發誓下星期一回來馬上就會…馬上就會

暴走的是我的感性,蟄伏的是我的理性。最近常常有靈感,只是都還不到可以發表的地步,一直覺得作品出的太慢,可是又能力不足,沒辦法自己一一把歌解決掉。只好把靈感一頁一頁層層疊好,也許有天回頭會發現他們還靜靜地在等待發落(可能被寫成歌、可能被丟棄)。

最近唯一比較有進度的就是C.L(吉他手阿賢)編了純木吉他版本的「她」,我們打算用這首歌報名「簡單生活節」,本來「不插電」或「都市民謠」都離我有點遙遠,因為我喜歡華麗瘋狂的編曲,不過有時候極簡風也是一種華麗呢!

歌詞:

天怎麼會創造出 那麼迷人的女孩

我不想 要求跟她說話 半句 以突顯我的渺小

啊 那就是因為你的愛 都給她了 我的心 被揉躪

別再說她 她她她 多美好 啊 我多了解 你的無賴 啊啊

就因為她天真可愛 讓人想靠近

啊 啊 想牽她的手 走天涯海角 啊 啊

她雪嫩肌膚 和結實的身線 讓人多想擁在懷中

就因為她迷人笑容 噘起了個櫻桃小嘴

讓人口水滴下來 妄想與她親熱

看她淚汪汪眼睛 多麼令人疼惜 想照顧一輩子

我算什麼你的心 都給了她 我還能說什麼 都只是屁

在你面前我沒自信 只會被你跟 那個誰誰誰誰 又比下去

完美的她 除了我之外 都是

——-

這首歌其實寫了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機會拿出來。這歌詞現在來看,還是可以聞到很的味道。要把「我的男人愛別人」大聲唱出來,真的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特別當不是想要展現瀟灑的時候。(並不想對這件事情瀟灑)

通常寫一首歌,都是想展現自信,可是我不知為何,特別喜歡展現失敗的那一面,好像大聲承認「好吧!我沒那麼好」會比較輕鬆一樣(事實上也是這樣)。把所有一般人認為的好都列出來,一一去檢視自己有沒有達到,然後對於沒達到的東西自怨自哀,完全就是反吸引力法則。太負面了。但是有時候要正面思考真的不容易。每件事情都有正面負面的地方可供思考,但是強迫自己只看光明面,是不是真的就比較快樂呢?

這時候還是去運動,然後得到Ndorphin (endorphin = 腦內非) 比較快樂得起來,真的。

我想到以前有一則新聞,是說有一門課程是專給老公外遇的大老婆上的,裡面有脫衣舞、烹飪課等等,讓這些大老婆振作起來,把自己的魅力找回來,然後老公就會回來。當時身旁的男友很讚賞的說「這樣才對嘛!」可是我心裡卻七上八下。都被老公外遇了,可以說是跌到谷底,可是卻要把原因歸咎到自己不會脫衣舞、不夠會煮菜,想辦法拼命補滿這個缺點。這樣不是很痛苦嗎?

只是我也想不到更不痛苦的方式了,所以正面思考也許真的能夠把自己催眠成快樂的吧。

歌詞中寫的「她」,就是第三者,她是完美的。但這些條件如果都轉移到自己身上,難道真的就不會有第三者嗎?

這些問題好像永遠也想不完噢(默)。

PS.以「我的兩張臉」來看,我今天是小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