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與蟄伏、新歌「她」

十月過的很快,本以為還要很久才到的1023我姊結婚大日子,沒想到就近在眼前了。帶著最近充斥著瘋狂爵士鋼琴聲的腦子,拖著重感冒胃悶脹的身體,背著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承諾,最近我在暴走與蟄伏中間遊走。 最近重感冒,沒辦法在電腦前工作,整天只有睡覺以及做最低限度的勞動(像是喝水、吃藥、看醫生。連煮飯都沒力氣,只能煮水餃)。但坐到鋼琴前卻可以彈很久,暴走的靈感,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像把沒做完的案子的壓力都一一釋放一樣。雖然只是個儀式,這壓力不到結案是不會釋放的,但這儀式,至少給我一些存活下去的力量。真的很抱歉,Jerry、致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