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亂唱(01) 睡前低語

Cardamon organic essential oil from Neal's Yard RemediesCardamon organic essential oil from Neal's Yard Remedies

上個星期還沒破病前,我習慣睡前喝杯紅酒,某天因為一邊上網聊天,不小心多喝了兩杯,酒精很順利地引導我讓我悲從中來,我哭著拿iPhone錄音功能用英文劈哩啪啦地哭訴了一堆。之所以用英文,是因為我對英文比較不熟,要是用中文的話,無論如何都會覺得非常做作。所以我自言自語的時候傾向用英文(不是我自豪,我還滿常自言自語的)。

這個睡前低語我到現在還沒聽,我想一定是很悲傷吧!對於那個時間點,沒有內斂好感情的我,後來的我都是帶著懼怕的。怕過去的我勾起現在的我的傷口。

隔天我習慣性地到噗浪求救(說起來噗浪真的是訴苦的好所在,因為推特不會有人鳥我除非我發表的是文藝或趨勢相關,而臉書太多熟人我會害羞),在這一撲:昨晚睡前又哭了,我真不想這樣下去。有人建議我去寫歌。咦對耶!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治療我的絕望性寂寞而又不是我的愛人(很顯然我現在無法取得)的東西,就是音樂!

所以我就真的跑去寫歌了。

不過說是寫歌,其實是寫詞。曲本身是早就陸陸續續完成的,只是,一直沒有詞。每週五的單元我稱之為「花之亂唱」,是因為我可以確定我每週寫曲,但我無法保證我有辦法把我的想法寫成歌詞。我需要更多的歐格奶茲。所以當沒詞的時候,我就會亂唱。

不過因為星期一開始破病,完全不能唱歌。到今天早上都還是喉嚨痛。所以如果聽出聲音中的痰還有無力,就當做是效果吧!

這是今天的花之亂唱:

因為只是個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所以只有鋼琴和鼓,連Bass都來不及編。之後會想用Cello還有大量的Solo String。節奏想把她弄的後搖一點、再花一點、然後加一點電電的音效。歌詞的部份…其實還沒寫完,所以最後面是亂唱的。以下是有寫好的部份。

Lyrics:

再不忍回朔 微醺時錄下的痛 看也看不透 未來著落

想 還能更多? 或 再下去就過頭 我總是算錯 寂寞

再一次我又沉沒 在那糖衣般的誘惑

我永遠抓不住我 永遠控制不能 想著離開卻又歸順

我想這世界瘋了

再一次我又沉沒 試圖在空氣中找尋

你曾存在的證據 永遠控制不能 想要戒掉卻又復合

我想這世界瘋了

從2:23開始的曲和詞(英文部分)是在澳洲凱恩斯Claire Street 35號的浴室裡面寫的。說的是「I tried to fit in my old mood again…but I can’t do it」,和我前幾天在噗浪說的「愛如潮水,是說潮來的兇猛,還是潮退的快到措手不及?」指的是同一件事情。我在意的是潮退的問題。

我想我的個性很硬,愛上一個人很不容易,不愛一個人通常也都是自己被折磨到快死掉的地步才會退,但當退去之後,要再愛上的話會比一開始愛上的難度更高。這樣說起來真是不容易理解。總之從今天起我會好好保護我的心,無論是潮來,或是潮退,我都會小心翼翼。

花說回來

最上面那張照片是我在Neal’s Yard Remedies買的精油組,連蠟燭都是歐洲帶回來的。燃燒歐洲的蠟燭和精油,是否會讓空氣比較有歐洲的感覺?答案是沒有。我的確沒有浪漫到那個程度。

另外自從從歐洲買東西回來之後,我現在只要看到台灣在賣歐洲的東西,很貴很高檔,我都覺得,那個貴那個高檔都是因為他們離我們很遠,不見得是真的比較優秀。那個錢大部分都不是付給商品本身,都是關稅和運輸費用,這樣想起來的話,我還是買台灣貨好了。

有沒有全部Made in Taiwan的專門購物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