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老街、菁桐老街:貓與願望

明早就要出差了,整個農曆休假都要忙於工作,所以這兩天和媽媽、二姊提早過了個早年。二姊安排了平溪一日旅,去了十分老街和菁桐老街。 在十分老街有許多的貓,超級可愛的。因為最近迷上小影,錄了這個。 回正題,十分老街的貓咪不但自由舒適,而且幾乎都不怕人。雖然還是有調皮小孩做這樣的事情。 真的很壞啊! 一向很喜歡老街的感覺,雖然現在已經變得過於觀光,但至少還保留一些舊時代的遺跡和建築。說到平溪,大家都會馬上想到天燈。把願望寫上天燈,放飛到天上,象徵夢想的實現。就算可能會卡在旁邊頂樓加蓋的屋簷燒起來然後火勢可能蔓延到屋內把整棟樓燒壞甚至有一些可能會危及到生命,要不就是雖然順利飛上天空但沒過多久馬上就在看不見的地方燃燒殆盡慢慢墜落然後因為沒燒完所以變成垃圾掉到永遠不會知道在哪的地方污染著環境(註1) »

宜蘭散心兩日行

如果你這兩個月曾經想過「花水木怎麼都沒有更新部落格呢?」我在這邊跟你道歉。這兩個月說真的是非常慘,很多悲傷或是悲慘的事情同時發生,情緒上和現實上都難以抵抗的事情。我一點也無法振作起來,在工作、家庭和感情上,全部一起出包。我開始對自己從底層開始懷疑起來。那種痛苦,好像是有人同時在你身上不同部位切肉下來,無法辨認到底失去哪一塊肉更痛一些。 而現在,我其實還是沒有站起來,每天都很低潮。但至少我還活著,而且,我還是我,我還是做著我愛做的工作,跟我的家人更緊密,也愛著我愛的人。 更幸運的是,我有個可愛的姊姊,因為很低潮所以帶我去宜蘭玩兩天。 »

英國首週經歷報告

在英國的時間過了八分之一,有的時候真希望可以把時間停止,卻又不確定美的到底是浪漫的情懷,還是禁果的芳甜。感性時間上一篇(旅行的意義)已經太多了,今天讓我好好回顧這一週的行程和經歷吧! 這是第一次在香港轉機九個小時(為了省機票錢),我睡在香港機場的椅子上,不能完全睡著以免行李有危險,所以只要有什麼聲響,我就會醒過來。半夜的香港機場什麼都沒有,因為沒辦法先進入離境區(因為轉機櫃檯已經下班了),只能留在剛下飛機的那段「混沌」,一家商店都沒有。有網路,但為了節省電源好讓我在飛機上13小時減少一些痛苦,我只有上網搶救獎金獵人,嗯,我的網站居然趁我在飛機上的時候掛掉。 這是我睡覺的地方, »

歐洲行之戰利品點名

照片是飛機上拍的日出前的雲海。 回來台灣滿一週,作息終於慢慢調整回正常狀態。一般來說調整作息會找一天逼自己早起,然後撐一整天早睡。不過根據我的觀察,這方法到了晚上會讓你有種快死掉的迴光返照的異常亢奮。以中醫來講是因為精力不足,身體透支肝造成上火。這樣非常傷肝,也傷腦筋。 比較好的方式是找一天睡到天荒地老,然後傍晚去跑步、運動,回家悠閒地整理房間、細心的煮飯、與朋友線上交流、泡個澡,到了晚上可能會覺得有點難入睡,那就喝杯紅酒,讓自己輕鬆的入睡。這樣又不傷身體又可以調作息,睡眠很重要。 整理一下我這次歐洲行買的東西。這次沒有去什麼景點,因為太冷了, »

香港機場大迷路之告假通知:12/31~1/10

這篇通知是在香港機場完成的,在這邊等待轉機的好幾個小時,我在機場迷路、找商店、找網路。剛下飛機的時候原本的計畫是先去畫位,然後去找可以閒晃、逛街、上網的所在,最後再去登機口。後來我發現這是錯誤的順序,應該要先去Departure Level準備登機,通過行李檢測之後,被關在一堆免稅商店才是正確的。 上圖就是Departure Level,別以為看起來很不容易迷路,右邊那裡因為並不是棋盤式的,都是斜的,真的很容易迷路。而左邊到右邊距離其實很遠,還有專門的接駁車,坐上去一度我還自己跳下來,很難相信同一棟房子裡面需要有接駁車的,原本以為自己不小心上了機場快線會被帶到香港市區呢! »

Muse | 湯瑪士火車之旅 Puffing Billy

這是我非常喜歡的(決定喜歡的) Muse 最新專輯的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MV也拍得很對我胃口 請一定要服用 剛才不知怎樣進去這個網頁 裡面寫說 「單純鼻樑不夠高挺的病人,可以經鼻中柱約一公分的切口,將適當的鼻模型緊貼著鼻骨置入」 原來鼻樑不夠高挺的,就是病人 (驚) 回標題 上星期日本來要去Puffing Billy 但因為沒做功課而失敗 (見此文) 三天前又去一次,總算是成功了 Puffing Billy是澳洲僅存的蒸氣火車,已完全觀光化 而我正是名符其實的觀光客…很辛苦的 »

Jazz | 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之行

這首歌是最近在聽的日本爵士樂團 沒還有決定要喜歡,但有幾首歌很不錯 比如說這首歌的一開頭真是好聽啊! 有這首歌配跑步跑起來都特別帶勁兒 (不過中間之後就變無聊了) 今天又參加一個觀光團 (也是最後一個了 接下來就要打包回家 所以特別珍惜啊) 不過這種觀光團我也有點受夠了 今天的和上次看企鵝類似 一天之內直衝300公里外的景點 拍個照尿個尿 再衝回來 就好像一大早從台北出發,走北宜公路經過九彎十八拐 經過宜蘭直衝蘇花公路,然後到達三仙台 下車拍照吃飯尿尿 然後回台北 當然中途不只停一次 早上7:40出發,停過很多地方讓我們下去拍照尿尿吃飯買紀念品 這種格式的旅程也是要台幣4500元呢 »

Folk | 小乞鵝之得失心太重之旅

(請播放這個youtube當背景音樂) 來到墨爾本兩個星期以來,因為人生地不熟 又身為渡假觀光客,英文不夠好,難免被噱錢 這沒啥好說的,只是每次發現剛買的東西其實根本可以半價買到 (有的還不到半價) 還真有種內臟被奶油灌滿的痛苦 到墨爾本一下飛機,就被一個願意重複講慢速英語的人感動 連續訂了兩個單日trip 今天去的飛利浦島就是其中之一 (因為這不是遊記,怕誤導SEO所以關鍵地名都有錯字請多多包涵) 最主要是他願意有耐心地聽台式英文講慢速英文 另一方面是他已經有幫忙打折了 想說貴也貴不到哪裡,企鵝又是一定要看 就買了這個150元(合台幣4500元)為時一天的旅程 結果過沒幾天就親眼看見長青旅遊大特價69元 而且今天全程長青旅遊的車子都跟我們走類似的路線 真是奶油 »

曠野的呼喚:大石頭露營之旅

上次去露營,大概是國中時期的救國團吧!長大後都沒參加過露營,這次參加的Trip聽說非常野蠻,連上廁所都不容易,因為是要去澳洲正中央的沙漠看大石頭,出發之前我只要想到要去露營,就覺得: 「好煩啊!真不想去」 很奇妙,直到到達Alice Spring,隔天搭上專車之後,心情突然好了起來。雖然想到這三天將有可能餐風露宿、每天在大太陽下走上三小時(預定的行程不是走路就是走路),行動也不見得自由(畢竟是跟團),還是有點悶,不過看著各個國家的人上車,導遊濃厚的澳洲腔講著我聽不太懂的知識,我還是很雀躍。 首先我們到Camel Far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