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去年底的重大創傷,我像宇宙中失去引力的灰塵,只能任由宇宙的風帶著我飄移。懷抱著痛楚,細心感受每一個痛覺,然後不敢往前。雖然很多時候,大部分的時候,我都還是非常振作一副就是馬上就要重新再來的樣子,但實際上一步都踏不出去。

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一個人如此的喪志?因為看了「人間失格」認為自己也沒有存活的意義嗎?我慢慢的發自內心傾羨那些成功結束自己生命的人,無論到底有沒有留下什麼。想離開這個世界,成功的離開了,就和達成目標一樣有成就感吧!儘管死後的世界有可能是一片虛無。

因此我決定要每天寫部落格,是一種治療的過程,不需要跟誰交代什麼,沒有一定要有一個完整的道理,沒有一定要有一個警示或是教育性質的主題。應該也是可以每天寫吧。

之前曾經去山達基的心理諮商,雖然很像詐騙一樣,但她當天告訴我的事情我一直印象深刻。她說『每個人從小都懷抱許多傷痛,一直到長大,這些傷痛還是不斷影響著妳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個決定。要如何找到答案呢?這些傷痛有點像人生路上的小石頭,妳必須撥開這些石頭,但是這些石頭如果妳不知道是什麼,是撥不開的。』一位溫柔的姐姐這樣說。

我很困惑,這些石頭到底是什麼呢?她問我最近的煩惱,我說『有點寫不出歌來,怎麼寫都覺得難聽。』當時我的確是很厭世。她開始問『那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什麼時候呢?』就這樣想追本溯源,可是我當初不懂如何去回想,也可能是我放不開,或是說那位姐姐引導性不夠,或是其實我只去一次本來就不會有進展。總之最後聊到和男友的一些問題,把一些離奇古怪的私事都分享了,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石頭。

而這兩天我慢慢知道痛苦的根源是因為失去目標,似乎這就是石頭嗎?但挫折是電影裡或是現實生活朋友中常上演的戲碼,總是覺得「唉唷有挫折就站起來就好」,實際上也是作勢要站了,但才終於知道這有多難。害怕別人的眼光,害怕再次失敗,害怕其實永遠都不可能達成目標,害怕其實自己註定就是到死的那一天都只能這樣了。這種害怕聽起來似乎很好克服,因為這是沒有實體的煩惱,不是那種「哎呀!住的地方要拆掉了,找不到地方住,都更賠償金連租金都付不起」這種實在的煩惱(最近看了《與神同行》的漫畫...),無形的煩惱照理說都是富裕的產物啊!我也常常覺得自己很富裕,幾乎可以說過的非常幸福,怎麼能夠如此一蹶不振?

太過輕視挫折帶來的影響,或是太想就這樣忽略它而繼續往前,我連眼淚都沒有流一滴。結果就是把自己冷凍在寒天中,每天昏昏欲睡慢慢前進不想太多,只要繼續活著就好,甚至很恨自己曾經有的夢想和野心,完全不想接觸相關的事物。實在應該要甦醒了。很幸運的,一月剛好是大休息的月份,去了京都跨年,去長野滑雪,然後去土耳其,真的非常開心(是真的),除了有些晚上想到一些場景、面孔和帶刺的話語之外。

其實一直都很想振作,但每次從臥禢處奮力的跳起來,總是沒辦法維持,很快又倒下去。怪自己意志力不夠,然後發現甲狀腺又有問題了。有這種生理障礙的理由後,就理所當然的繼續倒著。也該結束這個輪迴。所以今天我決定要用很腳踏實地的方式振作,每天都寫一些部落格,不在乎別人了,寫自己真的想寫的,沒重點也沒關係,以前常寫的時候哪有在管這些,但後來總是怕沒深度、沒主題、沒話題,寫到一半的草稿堆積如山,一篇都發不出去。回到自己身上吧!

大概是這樣的。當然還是有點貪心,還有其他目標一些寫在這邊:

  1. 每天早上記得認真的吃藥:這可能是最重要的...
  2. 部落格當日記寫,沒主題、很短也沒關係
  3. 每週寫歌,把之前沒寫完的寫完也算
  4. 每週上歌唱課,盡可能認真的練習
  5. 非常的勤練吉他...
  6. 運動!
  7. 每天打扮再出門

有達成的話,這一年就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