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單首重播

今天的音樂是這首歌。

自從不小心按到播放器的「單首重播」之後,這種感覺就像附身一樣,趕不走。

情緒就會像跳針一樣,以為好了,結果觸到痛處,流血、結痂(我很快就會結痂,因為我有魔法師在旁邊),然後很癢,把旁邊的皮抓破,然後慢慢一起好。然後又重頭,跳針、以為好了、觸到痛處、流血、結痂、很癢、抓破旁邊的皮、慢慢好了。然後再重頭。

期間有時候會哭,可是我很少哭,有時候會流淚,可是哭的話,很少。在地上打滾的那種哭,最後一次發生也是兩年前。

好像流淚不一定代表哭。

然後,不會哭不代表不難過。

但回想起來,說自己再難過也不會哭的人,被認為冷血,好像有點可憐。因為他一直強調自己悲痛得不得了,但就是哭不出來。可是因為悲痛沒有辦法表現,所以很難讓人相信他在悲痛,到頭來還是被覺得冷血。是不是一定要哭出來,對方才會知道自己是真心的在悲痛呢?所以是不是要學著流淚?或是,學著假裝流淚。

但好像也不是太有用了。

但還是有讓對方跳針那樣程度的影響。

就算一個月只有一次,就是在最脆弱的那個晚上,會因為不知道是不是假裝的眼淚而跳針,那不知道是不是假裝的眼淚,達到這樣的報復,好像也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