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nosleep、《黑鏡》 到《與神同行》的恐怖奇幻

寫部落格的計畫差點第二天就失敗了!今天接連主持一整天的會議,晚上又趕去上歌唱課,回到家吃飽就睡死了。一方面可能辣豆腐鍋味道太重導致想睡,但更重要的應該是貓咪爬上床窩在我旁邊,如此甜蜜叫我怎麼不睡?

好在兩點多醒了,看到一堆訊息和工作事項,決定先刷牙洗臉、打掃廚房之後專心的來加班一下,然後再來寫部落格。

上週因為看到 Elsagate 的 nosleep 翻譯文章,開始迷上 nosleep 各種離奇的恐怖故事,加上看完 《Black Mirror 黑鏡》以及《禁日》和《與神同行》的漫畫,發現越來越多對於「恐怖」的表達是關於「重複性的生活」、「永遠結束不了的惡夢」、「意識的載體變成別人在掌控」這種比較形而上的方式。最傳統對於「地獄」的概念就是「不斷重複的痛苦」,可見最近的恐怖元素有復古的趨勢,以前那種有「鬼怪」出來殺人的劇情,反而顯得比較親切了。

這邊簡單介紹一下 nosleep。這是 Reddit 的一個版,類似 ptt 的 marvel(鬼故事)版。版上都是「實況」的故事。也就是說每一篇文章都是以「我昨天發生這事件事情」或是「上週開始我發現我弟弟怪怪的」這種自身故事為出發點,然後描述遭遇的事件。很多作者都會不斷上來更新後來的最新狀況,聽取網友的意見並且實際做一些行動,再給網友回饋。ptt 有很多人會翻譯 nosleep 的文章,但其實真正的精隨還是原文整篇的留言、原 po 的回應和後續的狀況等等。

那你可能會問這些故事都是真的嗎?其實很多都不是,可以看為一種創作形式。Nosleep 版規是「不能質疑故事真實性」,也就是說就算你覺得「騙孝啦!這劇情太扯」,你也不能這樣留言,只能把原 po 說的全部當真,並且根據內容來發表看法。因此這篇《一群變態鎖定觀看YouTube的孩童》也不一定是真的,應該說很大機率是假的。但 nosleep 的文章都是真真假假參雜在一起的恐怖奇幻文學,大多都是以真實故事再發揮想像力來寫,所以 elsagate 的影片都是真的存在的,讓你在看這篇文章的時候可以搭配影片,會更有感覺。

說回來恐怖奇幻,感覺越來越貼近真實世界了。最近中國複製猴子的新聞也是引發討論,如果完全都複製了,到底你才是我,還是我才是我呢?會不會對那些猴子來講,出生就是一場惡夢?會不會有記憶和意識的混亂呢?那些失敗的複製猴,是重複在經歷死亡嗎?是不是像《頂尖對決》那樣,光鮮亮麗的表演底下,連表演者都不知道其實是「自己」不斷的被複製然後痛苦的死去?

昨天看了史蒂芬金的《牠》,雖然很多驚嚇畫面,但這種有形的怪物反而帶有深刻寓意和唯美詩意,至少牠反應的是你內心的恐懼,給了你機會戰勝恐怖。至少你還知道自己是誰,還能控制自己是要戰鬥,還是要放棄。

最近常常會覺得有些看似理所當然風平浪靜的事情,會不會其實骨子裡都是極其殘忍的?有些驚悚片是把人關起來,永遠只給吃一種東西,不能接觸外界,壞人不一定會凌虐這個人,但這種長期的監禁、不自由、無盡的無聊真的是極端痛苦,但這好像根本就每天都在發生,像是無聊的工作、家庭暴力的婚姻、養了寵物卻不太關心。

還有忘記哪個電影了,記得有一幕是把人的手、腳、眼睛、嘴巴喉嚨都挖掉,但還是用生命維持器讓他活著,就那樣放著當裝飾,經過的人都以為這是藝術品,這也是恐怖到極限啊!還有《Black Mirro 黑鏡》最新的一集是把人的意識轉移到娃娃裡面,透過娃娃的眼睛可以看到世界並且感覺到觸感,但小孩過陣子就不愛玩了,這個意識就這樣被關在娃娃裡面,沒有行動能力。電影的設定也很有趣,有法律規定如果要做意識轉移,至少要有五種可以表達的情緒,比方說娃娃,必須要可以表達開心、生氣、寂寞、傷心、期待等等,但這樣真的就夠了嗎?只能夠單方面接受資訊,無法構成「溝通」,在一個無法溝通的世界真的能夠開心的生活下去嗎?

所以最近想到家裡的豹貓「小王子」,總是覺得會不會他是在無盡的痛苦呢?不能出去,飲食貓砂也是人類決定,家裡能玩的玩具就那些,就算不喜歡也無法表達。我和貓咪唯一的溝通只有摸摸、抱抱、和他說話,但永遠都是單向的,他就算有各種不同的貓鳴,尾巴有不同幅度的呈現,那真的他表達的開心就是開心嗎?他安穩睡著或是向人類翻肚撒嬌的時候真的不是只是一種湊合的心態嗎?

當然轉念一想就會覺得這是自己想太多,只是有時候思緒稍微帶到這樣的主題,心都會顫抖一下。但如果「養寵物」這件事本身就是殘忍的,那這些動物應該在哪裡生活呢?人類是不是應該滅亡比較好?可是這個世界的野生動物就真的比較快樂嗎?

上週看完《與神同行》原著漫畫,雖然還沒看電影,但漫畫用很詼諧的方式表達地獄的恐怖,每一個環節都設定的很有人味。每一種地獄看起來都是無盡的痛苦,但是諷刺的是,轉世為人就真的是快樂的嗎?甚至,若是真的能夠到極樂世界,那就是好的嗎?讓我想到《禁日》有一篇是說主角上天堂了,每天過著快樂的生活,就這樣過了 10 年、100 年、1,000 年、10,000 年,日復一日的重複著相同的快樂,這樣真的快樂嗎?到最後感覺是挺恐怖的。

比較起來,《與神同行》一點都不算恐怖漫畫,應該歸類為搞笑漫畫,雖然接受審判的過程可能要斷手斷腳、要經過刀山、血海,一邊在看的時候很容易覺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應該要多做善事,也算是個警世效果吧!

接下來要看《牠》的原著,聽說很不錯,期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