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5 (一) 台北 9~11 度 雨天

照片為 xx 樂團台北演唱會。

今天早上在小酒館例行週會,精神狀態算不錯,身體好像慢慢走上好的路徑了。但天氣真的太冷,還好有 Hina 泡暖暖的熱紅茶,暖胃也暖心。一邊在喝的時候,忽然覺得...潮潮的,下腹部再更下面那邊。從昨天開始隱隱作痛,在喝了紅茶之後,忽然好像在告訴我他還存在似的,痛楚漸漸浮上水面。但我的週期通常很準(至少過去這一年),應該不是生理期,但這種痛...讓我開始擔心之前健康檢查時檢查出來「極度危險」的數字,還沒有去回診。

在事情沒有明朗之前,會有一段混沌期,一方面覺得自己應該沒事,一方面覺得自己小命不保。很常會思考生死的事情,以及生存的意義。加上最近甲狀腺的狀況很不好,精神力戰鬥不過身體的虛弱,就更加厭世了。因為還沒去回診,不知道報告上面「極度危險」到底是多危險,雖然沒有慮病症,還是覺得很可怕,是不是從現在開始就要先執行接受悲傷五大步驟?否認、生氣、討價還價、沮喪、接受。從現在開始做,也許到時候可以直接接受?

回想起來,也許我在這五步驟面前都太過自大,遇到傷心的事情,都直接到第五步驟,很心胸開闊的接受了。感覺是正面陽光,但忽略前面幾個步驟卻內傷了。嗯,也許真的是這樣,那要怎麼辦呢?這幾種情緒被我壓制,所以偶爾就會從心靈的細縫竄出來,佔據我的情緒一陣子,讓我隔天黑眼圈很深,讓我沒辦法睡好。我終於找到問題所在。

總之,因為還沒去回診,這期間關於生存意義想多了,都沒什麼進展,倒是在剛才肚痛到捲屈在馬桶前的時候,忽然靈光乍現,其實「文藝復興」人生才是對的啊!這是一種天啟的感覺,雖然之前思考很久都沒有結論,卻在最後一秒忽然開翹了,一種「嗯!就是這樣」的感覺。

文藝復興人生是我幾年前的想法,可以看這篇文章:覺得自己興趣太多嗎?別怕,你是新一代文藝復興人

但我前陣子完全推翻這個想法,我忽然認為我失敗的部份,都是因為擁抱多種興趣,做太多事情,沒有一件事情是真的做到透徹、非常滿意的。每次我嘆息的說「一定是我不夠努力或沒天份,所以沒很大進展。」旁邊人總會說「不會啊!你還有另一件事情,兩件都做的不錯啊!」這種安慰總是讓我更痛,因為兩件都不錯,就代表這兩件事情其實都做不好。我應該要找出最想做的那一件事情,就這樣專注的做,其他都捨棄。這在邏輯上是很順的,一個人的專注力就是這麼多,理論上是應該集中在最值得投資的事情上面。我甚至開始恨我的興趣,為什麼要想做這些,為什麼不是固定一種就好?

但如果真的有不同興趣,都想要花很多時間經營,那怎麼辦?這是一種人格上的缺陷,有辦法解救嗎?

我陷入這種兩難,一下子想放棄 B 夢想去國外旅居實現 A 夢想,一下子認為我要放棄 A 夢想好好經營 B 夢想。無論往哪邊走都不開心,但什麼都不做也很痛苦。我卡在名為夢想的蜘蛛網裡面,我開始很討厭別人講夢想,也討厭別人鼓勵追求夢想的不負責行為,更害怕看到有人眼睛發亮的談論夢想。啊!我太羨慕那樣單純乾淨的心態了,因為我的已經被污染。

那為什麼在馬桶邊又忽然認為「文藝復興」是對的呢?是一種折衷的想法,也許和之前的已經有些不同了,但假設我這個人的缺陷就是有多種興趣,或是多種不怎樣的才華,我想我也只能接受。因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那都無法做好怎麼辦?我又仔細的想了一下,有這樣的問題嗎?還是我只是拿 A 當成 B 停滯的藉口,再拿 B 當成 A 遭遇挫折的理由呢?

前些日子經營公司的時候學到概括承受,意思是無論公司出什麼錯,大部分的責任都是創辦人的。既然身為創辦人,就算是被誤會,只要有事情沒做好,責任就是自己的。檢討別人是沒有任何好處的。想通這個道理之後就會很輕鬆。因為當錯的是自己的時候,你很容易掌握修正的方向。如果錯在別人身上,那反而難以掌控以後的進步。所以把所有的問題都算成自己的責任,無論是有人在工作上的事情被波及,或是情緒上感受不好,都是我的錯。我這邊可以改,我這邊可以救。

所以當事情不順利的時候,就責怪另外做的其他事情,那是不是對那些事情太殘忍了呢?應該要把責任放回自己身上,找尋真正的解決之道。

所以我決定改變我的 Blog 主題,之前主題只有花水木,副標題是:靈感萌芽的時候是最開心的時候。新的變成:「花水木的文藝復興日誌」。副標題是:「就讓我們擁抱殘破不堪的美麗人生」。

就算這是一種缺陷,就先這樣吧!我得先把身體顧好(如果還有救的話),再想想振作的路徑吧!

花說回來

今天原本想寫 Weistein Effects,但因為太多資料要找,肚子很痛,換成心情文。也不錯,反正本來就是要療癒自己,不是為了別人寫的。今天寫完這篇心情的確有好一些呢!

Update 2018/2/22

今天又改掉啦!可參考這篇文章最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