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男,多跟我說幾句話啊!美國簽證面試經驗(B1/B2)

上星期忽然想起來我12月要去LA,需要美國簽證。就上網填寫DS-160申請表,然後預約面試。

關於申請步驟網路上很多人分享,基本上照著做就對了。

我面試時間是早上八點半。因為美國簽證需要的大頭照尺寸很奇特(5x5cm),我家附近的照相亭都沒有這種尺寸,聽說AIT附近有,我就提早去那邊再照。(結果照起來好醜,唉大頭照真的是很罪惡的東西,拍醜的話會跟著我好久,又不想花兩次錢在照相亭裡面溜搭太久。之前護照和身份證的醜照就跟了我好幾年~)

八點半開始排隊,隊伍之長真是嚇人,建議大家提早到提早排隊。

面試過程有四個步驟:資料準備、按指紋、面談、填寫快遞單。有許多工作人員會幫忙協助看你準備的資料是不是OK的,比方說是否有改名、是否之前申請過簽證、是否被拒絕過等等。所以帶齊資料就不用擔心。

排隊過程真的非常之無聊,手機又被交管,除了寫張明信片給阿啷(Aron變成台灣話還真台)之外,實在沒什麼好做的,只能發呆(應該要多帶一些紙或是畫畫本的)。

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終於快到面談了。面談並不像我想像一樣在房間裡面,而是像一般郵局那樣有一個一個窗口,走過去面談即可。也因此聽的到前面幾個人的面談過程。當天有三個窗口,分別是嚴肅男、溫柔男和精明女,排隊隊伍隨機到這三個窗口。排隊有時有椅子可以坐,但接近面談官那區會有大約30分鐘要用站的,大家都窮極無聊只能不斷偷聽前面的人的面談。

忽然聽到前面的面談官(嚴肅男)大聲的說「對不起,我沒有辦法相信你,不能給你簽證」

然後該面談者開始支支吾吾「咦!那這怎辦?我真的沒有要去那個會議」

面談官說「你一開始說有,現在說沒有,我沒有辦法相信你」

面談者:「拜託,求求你,因為我第一次申請,我真的不懂」

面談官:「你不誠實,我沒辦法相信你,對不起。好~下一位」(他最會講的中文可能就是「我沒辦法相信你」吧)

面談者:「那…那我現在怎麼辦?我要怎麼補救?」

面談官:「我已經決定了,對不起,請你現在離開」

面談者還在那邊僵持,現場空氣都凝結了,下一位也不敢走過去。當場看到有人被這樣屠宰,雖然不清楚他到底說錯什麼話,但那位面談者大家都怕了。我心裡一直祈禱拜託希望輪到我的時候是溫柔男啊!或是精明女,千萬不要是嚴肅男。

因為我去的目的是Red Herring簡報,也算是會議,但我沒帶任何會議相關資料,在排隊時我心中就不斷在預習介紹Red Herring,中文版和英文版都預習了。很怕被說「你要去一個奇怪的不知名會議?不能,我不能給你簽證」,那不就慘栽了!我帶的資料只有機票行程表和旅館訂房表而已,其他什麼都沒有(聽說最好多帶一些可以證明行程的資料,像是邀請函等等)。更慘的是,如果我是商務旅行,但我連名片都沒帶,我該如何自稱我是獎金獵人創辦者?太沒說服力了!

在之前被屠宰那位之後,我聽到一個順利通關的(但是通的是溫柔男的關),被問到去美國做什麼,她說「我要去玩」,被問到幾天時她說「兩星期」,然後很快的就過關了,所以我的戰略就是「我去六天,是去玩的,然後參加一個活動」,最高招的類說謊,就是選擇性說真話。

輪到我的時候,原本天從人願,輪到我的時候是溫柔男(放鞭炮),但我要走上前的時候忽然有人從空靈處(不在排隊隊伍中)降下,眼神堅定的示意希望讓他先,我整個愣住,溫柔男問「泥為什麼插隊?」,該人解釋說剛才缺資料現在補好了,溫柔男就「好」。然後我硬生生轉頭,嚴肅男又解決一位申請者,「下一位~」,啊就是我啊!我只好硬著頭皮走到嚴肅男那邊。

戰戰兢兢地走向嚴肅男,他問我「泥去美國做什麼?」我說「我去六天,是去玩的,然後參加一個活動」,他點頭,然後開始打電腦,連機票和旅館的資料都沒拿,理都不理我。本來想他可能開始跟朋友聊MSN之類的吧!後來覺得該不會是在Google上面人肉搜索我的名字吧,想到這邊忽然有點緊張,我Facebook上面沒有寫本名,這樣搜索不到怎辦,等下他不相信我就是我怎辦。想來想去越來越緊張,我在網路上有沒有不太能讓美國人知道的秘密情報呢?(想太多)

等啊等,像是五年一樣的五分鐘,他終於又問「泥的職業是什麼?」

我說

「網頁設計師」

(這說法比較好懂啊!總不能說我是獎金獵人,絕對不能說我在創業,

如果說我是網站開發者也很難懂,所以就網頁設計吧!最單純—>這也是在等待的兩個多小時內想好的回答)

他又開始打字玩電腦,後來等啊等,沒問我更多問題,就忽然說

「好了!!」

啊?就這樣???

ㄟ嚴肅男,多跟我說幾句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