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曾經愛、但膩了的食物:麻辣滷味、綠豆豆花

080618_tripe-pieces_02080618_tripe-pieces_02

其實這是好久以前拍的照片,我現在貼到這邊真是看得我餓得要命。不過因為今天會提到這家麻辣滷味,所以還是把照片找出來了。

麻辣滷味

080514_calpis_04080514_calpis_04

之前有一陣子我愛上我家附近的一家麻辣滷味,他特別的地方是他是「麻辣滷味」,味道真的超級棒的。我吃過不下20次,大概只有2~3次是不好吃的,大部份都超好吃。

又提起這家店其實並不是因為我想推薦,而是因為我已經膩了。雖然還是喜歡,但不像以前那麼誇張天天吃。你能想像天天都吃麻辣滷味,隔天早上都因為麻辣滷味而拉肚子嗎?每天早上坐在馬桶上,腦子裡想的全是「我再也不吃了」,但每天下班回家我還是繞過去買了,並非順路經過抵抗不了誘惑,而是我特地繞過去買。而且都還是跟老闆說要大辣

犯賤到這個程度。

現在偶爾還是會經過,我想每次我一靠近,這家店老闆可能都覺得我要去買,但我其實不想吃了,只是經過而已。很不好意思,我甚至不敢買他隔壁的鍋燒意麵,只因為怕看到老闆發現我吃膩了他的麻辣滷味時的失望表情。但因為這家店在我家附近,每次走路經過的時候我都會有種被狙擊的感覺,很悵然。

附帶一題的是,一開始我對自己的這種悵然不太能原諒,該怎麼說呢?我總覺得只有軟弱的人會因為自己吃膩了一家攤子而內疚。可是我看開了,因為我就是這樣子的人,我喜歡我的各種情緒,包含悲傷和內疚,就是這些情緒造就了我現在的個性。明天我會說更多關於「面對自己討厭自己的那部份」這個點,並且一點也不勵志。

現在我比較想問這個問題。

{democracy:23}
#### 綠豆豆花

我念小學的時候,有一陣子很喜歡買一攤綠豆豆花。是有一個老伯伯每天騎著車、拉著攤子沿街喊叫的那種。他會邊喊邊騎車,然後停在一個定點一會兒,再繼續騎喊。

原本他不會在我家樓下停下來,我都會跑到最近的停點跟他買,買幾次之後上癮了,變成天天去買。我都會很期待聽到他的聲音,並且只要聽到他從遠處喊過來,我就會衝出門去堵他,就是非買到不可。有時候跑太慢沒買到都好失望

後來老伯伯知道我很喜歡喝他的綠豆豆花,慢慢會特地為了我停在我家樓下大喊「搗揮~呵價A搗揮」,我一聽到他來了就會下去買,這種特別待遇的感覺讓我覺得很受用,這是很被重視、被禮遇的感覺,也有種跟老伯伯很有默契、很有感情的錯覺。

不知道這樣維持了多久,我終於膩了。但是因為老伯伯都特地為了我停在我家樓下喊叫,而且我去買的時候他都會說「真感謝有妳支持」之類的話,讓我輕飄飄的,所以雖然膩了,但還是會去買。直到有一天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了,眼睜睜看著他在樓下,喊呀喊,我就是不下去買。

總覺得他喊的已經不是「搗揮~呵價A搗揮」,而是**「張恩慈~快點下來買」**,讓我倍感壓力,但我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所以雖然覺得他似乎喊到喉嚨快啞了,我還是沒下去,只是躲在棉被裡面,感受著明明知道自己沒有錯的內疚,直到他騎走

大概維持了幾天這樣子,後來老伯伯再也沒在我家樓下停下來了,似乎,我也沒在其他地方看過他了。但到目前為止,他喊到快沙啞的聲音還是讓我印象深刻。

後來偶爾我還是會很想吃傳統的綠豆豆花,可是都吃不出當初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