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亂唱(01) 睡前低語

上個星期還沒破病前,我習慣睡前喝杯紅酒,某天因為一邊上網聊天,不小心多喝了兩杯,酒精很順利地引導我讓我悲從中來,我哭著拿iPhone錄音功能用英文劈哩啪啦地哭訴了一堆。之所以用英文,是因為我對英文比較不熟,要是用中文的話,無論如何都會覺得非常做作。所以我自言自語的時候傾向用英文(不是我自豪,我還滿常自言自語的)。 這個睡前低語我到現在還沒聽,我想一定是很悲傷吧!對於那個時間點,沒有內斂好感情的我,後來的我都是帶著懼怕的。怕過去的我勾起現在的我的傷口。 隔天我習慣性地到噗浪求救(說起來噗浪真的是訴苦的好所在,因為推特不會有人鳥我除非我發表的是文藝或趨勢相關,而臉書太多熟人我會害羞),在這一撲:昨晚睡前又哭了,我真不想這樣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