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確定要談什麼,沒特別的重點,就來說說關於業務的事情。

我從小就對「業務員」很反感,因為總是來推銷一些不重要的東西,很煩,每次接到銀行電話問我要不要貸款就覺得非常厭惡。但是,這個想法在前幾年大大的改變了,我遇到一位很棒的保險業務,不但幫我建議我需要的,還會幫我省錢,反推薦我不需要的。我發現這個時代因為購買太容易、選擇太多,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產品反而不容易,往往都只能選擇曝光度最高、知名度最高的。「挑選」變成一個大學問。而業務的工作,我這邊指的是最高等級的業務,就是把產品拿到需要的人面前,解決他的問題。

以前臉上長很多痘痘,在路上很常會有人說「小妹,妳怎麼痘痘這麼多呢?我有個辦法可以解決」,然後帶我去填問卷,聽直銷大會。但我從來不想去,我對業務非常抗拒。但說真的,如果真的有人能夠解決我滿臉痘痘,我為什麼不去呢?假設所有的業務都是拿有效產品,找到需要的人,那業務就像傳道士一樣,把福音帶到受苦受難的罪人那邊,從痛苦中拯救出來。

所以我覺得業務是很冤枉的,因為真正的業務做的事情是超級高尚的,在茫茫的產品海裡面,我們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到能夠解決痛處的方案,真的是太難了。我們只能上網找評價、找到和我們相同問題的人去發問,去不斷的試錯。

因為所有的創辦人基本上都是業務,當我在外面與客戶洽談的時候,我也會很習慣去分析客戶的痛處,找出最根本的問題,然後看看我們是否能夠解決。有時候會覺得一拍即合,我們的解決方案就是他們要的,那真的很棒,但也很多時候會覺得我們的解決方案只能「部分」解決問題,對於「另一部分」的問題可能只能勉強帶過,這時候我會很誠實的說:

「不好意思,我們可以完美解決 A 這個問題,但關於 B,可能並不是我們擅長的,我推薦找另一間廠商合作,共同完成這件事情。」

如果是品牌主或是老闆、經理階級的,通常都會被我的誠實打動,並且耐心的聽我的解決方案。但也有很多客戶就會覺得我們太小,只想找一個代理商完成所有的事情。

後來我碰過有些業務會先 Over-Promise,再去找其他廠商補足自己的不足,並且讓客戶以為這是我們做的,但這部份的風險是如果我們沒有先把系統整合好,會很容易出差錯,一家公司提供服務,和兩家公司共同服務,中間需要的協作成本是很高的。所以必須要能夠衡量,是要先把客戶騙到手,還是老實的說我們只能做一半。

沒什麼特別的結論,像是把思考的過程記錄下來而已。之後若有更明確的方向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