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常接觸到文案撰寫的工作,深深覺得文案是一種看起來只有幾個字,背後卻需要付出極大功夫和腦漿的事情。很想好好的整理我的文案心法分享到部落格,不過,今天先來翻譯一個說笑話教學的影片好了。

說笑話是說故事的極致,必須要最精鍊並且設計過,才有機會引人發笑,而寫文案是在說故事,我常認為,如果你很會說笑話,你的文案一定不會太差。所以對文案有興趣的真的可以多聽脫口秀!

這個影片是有位網友解釋 Louis C.K. 的笑話。

一直以來我都很愛看脫口秀,對喜劇演員有種說不上來的崇拜。而 Louis C.K. 是我最喜歡的喜劇演員之一,他在 Youtube 上的每一個影片我都看過,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每天睡前都是聽著他的脫口秀睡著。而儘管很冷門,他的影集《Louie》和《Horace and Pete》我也全部嗑完了,正準備再看一次。去年底他捲入性騷擾事件讓我非常心碎,但因為和今天的主題不符合所以就先略過。(2/21 補:關於 Louis C.K. 性騷擾事件 (上)

以下是看完上面那支影片整理的說笑話教學,也加上我自己的看法。

Premise:一定要有引言

所有笑話都一定要有 Premise,也就是引言, 描述了整個故事的前提,為之後要說的內容先鋪陳好背景。 有點像是為你的故事先打基礎。我自己認為無論是寫文章、行銷短文、信件,Premise 都非常重要。Premise 應該要非常清楚,不管是用搞笑的 one-liner(一句式短笑話)來暗示,或是直接點出重點,都必須讓觀眾徹底了解這個故事的前因後果是什麼。Chris Rock 曾說「很多喜劇演員都有很多很棒的笑話,但他們很常覺得為什麼沒成功。其實笑話不成功,很多時候是因為觀眾沒聽懂 Premise。」

也就是說,觀眾如果沒有聽懂你講的笑話的基礎出發點,就會很難在講故事的時候感受到笑點。

以影片的範例還說,Louis C.K. 的 premise 是(我不翻譯他的笑話,他的用字都很簡單,但翻成中文就很難解讀了):

I play Monolopy with my kids. That's really fun.

My nine year old, she can totally do Monopoly. The six year old actually totally gets how the game works, but she's not emotionally developed enough to handle her inevitable loss in every game of Monopoly.

先是很簡短的開場,然後用了一個完美架構來點出主題。他清楚的表達出這段笑話要講的故事是「六歲小女兒正在學習如何輸掉大富翁」。他在標示出來的兩個字(inevitable 意思是不可避免的,和 every)就已經開始有人笑了,因為他很懂得控制說話的節奏。在這一段如果拿掉 inevitable 和 every,也是很通順的句子,而且更簡單。但加上這兩個字,變成非常強調 「小女兒不可避免的每場都會輸」 ,帶來搞笑的驚喜感,也讓整個故事變得更戲劇化。

停頓、再次強調

除此之外,Louis C.K. 也確保這兩個字在講的時候都包含短短的暫停,讓觀眾好好的品味這兩個字。在口語表達裡面,暫停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技巧,越重要的字要說的越慢,更重要的,就要在後面加個暫停,讓聽者繼續停留、品味剛剛所說的。

另外講故事時要能夠和觀眾的反應做出互動,觀眾若有反應,你可以再次強調剛剛說的,來加強效果。

Because a Monopoly loss is dark. It's heavy.

像 Louis C.K. 這種有經驗的喜劇演員不只很懂得表達,也很清楚觀眾什麼時候會笑,他很懂得處理這些反應。影片作者認為講笑話就像在「感覺的浪頭」上面航行。如果你看 Louis C.K. 的脫口秀,你會發現當觀眾笑了,他做的事情是「再次強調他的上一句」,而不是給觀眾新的資訊。他只擴大、增強剛剛給出的資訊,最大化戲劇的效果。(他自己本人說是從 Jerry Seinfeld 學到的。)

Counterpoint:透過比較製造衝突感

接下來這段是:

It's nothing when you lose at, you know, Candyland.
"Oh! You stuck in the fudgy thing, baby! Oh well, you're in the gummy twirly-o's and you didn't get to win."

這邊 Louis C.K. 選擇用 Candyland 來和大富翁比較,聽起來好像他忽然憑空想到的,卻能和 Monopoly 製造完美的衝突感。Candyland 這遊戲非常視覺化,它可愛的色彩與純真的風格馬上就幅現在你腦中。搭配戲劇化的搞笑假音,這樣的表演感覺會很像是不由自主隨機演出的,但他的用字像是 fudgy things 和 gummy twirly-o's 卻是精心挑選過,加強他想要給觀眾對於 Candyland 的視覺印象。

Louis C.K. 從來沒有失去控制。這是很重要的,因為 Premise 很明確,接下來的衝突感也描述的栩栩如生,這邊觀眾的笑聲實際上是預期中的。他連笑話的真正 punchline 都還沒說,大家就已經開始想像玩輸 Monopoly 是多黑暗的了。他很有技巧的逐步加強這種氣氛。

Punchlines:強而有力的重點

接下來他說:

But when she loses in Monopoly I gotta look at her little face, and I go,
" Ok, so here's what's gonna happen now, ok? All you property, everything you have...All the railroads, your houses, all your money... That's mine now."
"Gonna give it all to me. Give it to me, that's right."

Louis C.K. 有個能力沒有被很多人發現,就是他總能把笑話變得更戲劇化。當他演出這段和女兒的對話的時候,他的動作和手勢,比方說當他說最重要的 punchline "It's mine now." 的時候把手放胸前,都讓觀眾不得不被鎖定在這樣的感受裡面。因為觀眾必須要把自己當成這個六歲的小女孩,才會有用。如果成功的話,接下來的講的一些口語加強的句子和更多的 punchlines 就會讓觀眾更加瘋狂,

接下來他說:

"No, no, you can't play anymore, see, because, even though you're giving me all of that, it doesn't even touch how much you owe me. Doesn't even touch it, baby. You're going down hard, it's really bad."

這個影片的作者認為在這邊,觀眾必須幻想自己是這個六歲小女孩,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原因。他認為在更深的層次裡面,Louis C.K. 試著在表達他的看法,也就是其實我們都生活的在這樣的現實,每天面對經濟大環境給我們的殘忍,財物真的有可能會就這樣被壟斷者之類的拿走。這是他女兒在情感上尚未成熟到可以了解的事情。當我們從她的眼裡看到這些,在反觀我們現實社會,現實社會看起來又更可怕了。尤其是他最後又加了幾句情緒濃厚的句子。

"All you've been working for, all day, I'm gonna take it now, and I'm gonna use it to destroy your sister. I mean I'm gonna ruin her. It's just mayhem on this board for her now."

整段笑話只有 207 個字,沒有一個字是浪費的。有些用字是有真實含意,有些是為了韻律,加乘起來為整體的效果貢獻不少。讓我們用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也讓我們都哈哈大笑(這是笑話的重點)。影片作者認為脫口秀就像很棒的詩,是一種過濾過、很有力道的語言,目前脫口秀演員很少有像 Louis C.K. 一樣厲害的了。

翻譯完成。我也非常喜歡 Louis C.K. 的脫口秀,因為他除了讓我哈哈大笑之外,很多時候還真的啟發我。比方說他之前提到對花生過敏的人,吃了花生可能會死,因此很多食品都必須花成本來檢驗是不是有花生成分,並且標示在包裝袋上面。他說這樣多麻煩,假設,假設好了,我們就閉著眼讓對花生過敏的人都吃花生了,那過一段時間之後,就不再有人會對花生過敏了。

言下之意就是這些人都死掉了。雖然殘忍,但實際還真的是這樣。當然,我不可能因為聽他這樣說,就真的認為所有過敏的人都該為了優生學去死,但他提供另一種觀點,讓我們用不同角度思考同一件事情,是讓我最欣賞的一點。

可惜他退隱了,想到就傷心。希望還有機會看到他的脫口秀。

花說回來

雖然我很喜歡他,但本篇文章不代表我認同他性騷擾。關於他性騷擾的事件我的心情其實很複雜,會在 Weistein Effect 那一篇專文撰寫。有很多想法還在整理當中,希望很快可以理出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