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尋羊冒險記

尋羊冒險記 尋羊冒險記

這幾天看了村上的「尋羊冒險記」,因為之前看的村上的作品中,「舞.舞.舞」帶給我滿多震撼以及共鳴。所以才又找來「尋羊冒險記」,因為裡面的「我」跟「舞.舞.舞」裡的是同一個人。這個人一共出現在四部村上的長篇小說當中。以時間來算的話,分別是「聽風的歌」、「1973年的彈珠玩具」、「尋羊冒險記」、「舞.舞.舞」。

裡面關於羊這種動物,說的很多。可以說羊,是小說的靈魂與中心。但說的不是羊,雖然表面是羊,但其實所指的是羊所代表的一樣東西。至於是什麼東西,則很難片面化的形容出來,可以說羊無所不在,也可以說,要找,卻怎樣都找不到。

電影就有所謂的subtext(副文本)。不論是語言還是影像,都常有隱藏在背後的意義。我想羊男一定是代表了某樣具體的東西,只是我還沒想到,而且其實也沒有正確的答案。除非把村上春樹吊起來拷問他。電影也是,很多出現的小東西,每句話,都有它的意義,但很多線索都是沒有答案的,只有導演或編劇知道而已。

這就是所謂的藝術吧!

若這個世界上都只有有話直說,有什麼感情或想法就白白地講出來,那會很無趣的,而且語言跟文字甚至動作,有時不拐個彎,還真難表達出自己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呢!

所以,要表達的東西,並不一定是你眼睛看到的或耳朵聽到的噢。若是你認為這一段文字或是影像,真是有夠廢,村上春樹真是愛說廢話,金基德的電影怎麼這麼多無意義的影像,諸如此類。不,不是這樣的噢。因為你沒有看到啊!所以才覺得無意義。每個人都有一把尺,若是只用自己的尺來觀察世界,那你看得見的東西,會變得很少很少。但是,若刻意要把自己的尺折斷,那就會變成絲蚯蚓的宇宙了。

不知道那是什麼宇宙很正常。它的名稱可能有它的意義,也可能是村上胡謅出來的,因為,根本不用知道為什麼叫絲蚯蚓啊!就像我們不用思考為什麼大象要叫大象一樣。總之,在絲蚯蚓的宇宙中,狗狗會想爬到樹上去,這跟你我是無關的。但是如果你真的進入絲蚯蚓的宇宙,你就不得不去正視這個問題了。

你會發現自己跟別人完全不一樣,所接觸到的想法和東西,都是非常奇怪的。但是所有人都這樣,讓你覺得好像是自己不正常一樣。到了這種想法完全不同的世界裡,很難去跟別人溝通,若是想要真的溝通,話就會變很長很長,而且是沒完沒了的。為了想逃離這樣的世界,就不得不去接受這些奇怪的想法,開始不去在意到底為什麼狗要爬到樹上,因為你知道若問牠,牠會說「因為天亮著啊!」你又會問「跟天亮有啥關係?」牠會說「因為我的剪刀壞了呀!」你又問「為啥是剪刀啊?」牠會說「因為昨天我不是有搖尾巴?」

就像是這樣,沒有問完的一天,所以乾脆不問了,只要知道狗想爬樹就好,牠總有天會爬上去吧?這種感覺常會發生在自己的尺不夠堅固的人身上。而那些尺過度長或是過度厚重的,則常會成為想爬樹的狗。

不過雖然知道麼是絲蚯蚓了,也不代表永和中正路上正在按喇叭的車子裡的司機是心情好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