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房間

嗯!應該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買名牌吧。剛聽完大家談論名牌的事。其實那已經不是一個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而只是種社會現象罷了。

這個月還有十二天要過,我全身上下加一加,卻只有五百元。而電話費帳單就要六百多。這讓我聯想到老鼠。沒為什麼。

不過這兩天我像吸了毒一樣,忽然覺得沒錢是件好事。而且也不是三分鐘熱度的突然的想法,而是持續兩天都是這樣認為。沒錢反而讓我有安全感。是病態嗎?不過我想過不久,應該就會恢復成還是覺得有錢比較好吧?只是今天忽然覺得,不管怎樣,我都必須要讓自己幸福才行。這年頭幸福是必須自己達成的,而不是誰給你的。

照這樣下去,也許有天我會變成,像U那種,認為交男朋友不要常見面,最好也不要太常連絡,對方在做什麼其實不重要,我在做什麼更是別想多問。反正戀愛就是,心裡想著對方就好。這種戀愛觀的女生。

我是說,如果我還是一直覺得窮困的生活很棒的話!

  我是說,如果我一夕之間想法全變了的話!

不過那是不可能的,畢竟我現在還沒窮到哪去。倒是媽媽今天說她又去找兼職,去做什麼小朋友的安親班,然後賺少少的錢。讓我覺得很不爽。沒辦法,一個五十幾歲,好不容易鬆口承認自己要渡過中年危機,的殘障女士。沒辦法!因為錢不夠啊!因為生了我們這些肉球!因為滿足了老爸當時無聊透頂的慾望!因為觀念上要維持美好家庭的壓抑。

全都是老鼠而已。

很不爽。可是我要去對誰生氣?老爸嗎?去把他醃了,不。他好歹也提供我為數不小的基因。John嗎?不不,不是因為他是中度殘障者就不怪他,而是他也是千百個不願意自己是個又窮又多酒肉朋友的人啊!那,怪我們三姊妹?其實我們也不願意出生啊!誰會先問精子和卵子,「你們誰想當我小孩?]都是父母自己決定啊!

要是我知道媽媽是忍著痛讓我游進去找卵子的話,我就不游了啊。

忽然想到,我也許有我媽的遺傳,很糟很糟。就是,我的忍受度的問題。我遇到受不了的事的時候,最先做的就是忍受,我知道自己忍不了一輩子,可是我當下就會先忍受了。到一個程度後,才會反應說我無法忍受了。就會嚇到別人。

剛才跟J說我在某些方面會壓抑自己,他好像很懂得點了點頭。不過因為週遭太吵,所以沒聊下去。現在我也只是跟身邊坐著的,有點中性,我個人覺得很漂亮的女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沒辦法,因為太吵了。

也沒時間讓我在發呆了,過不久我就離開了。

每次離開人群,要自己騎車回家的感覺都不太一樣。不過那種覺得自己一個人很可憐的感覺,已經好久沒去想了,上次覺得孤單而痛苦,好像也是很久以前的事。因為後來反正若孤單了,就找人聊天,總會有人跟我聊,也總會有聊的來幾句的。也習慣這樣的填補空虛的方式。所以就不會很痛苦。

不過現在心比較飽和了。就覺得什麼都不怕。也覺得我一定要讓自己幸福。

他們說我最近心情特別好,可是其實我昨天去見他們前,是很懶散的狀態的。今天也差不多。可是仔細想想,我能做自己喜歡的事,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還能自己騎車回家,然後有自己的時間空間,能有喜歡的書可以看,能有想做的瑣事,其實我已經有全世界了。

我知道這種超級樂觀的想法只是暫時有,不過這一刻至少很快樂。我反正也看不清自己,也無法讓心情穩定下來,只好任由自己帶著自己亂跑亂衝了。

回到房間,嗯!很亂耶。我對房間回以會心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