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夢 | 橡皮擦拼塊、爆胎和旋律

人家是做惡夢被嚇醒,今天早上我是做搞笑夢而笑醒。我夢到和一個人在學校教室,他沒有橡皮擦了,一個長輩(可能是老師或父母)因為不想花錢買新的橡皮擦給他,不知道是用什麼方式收集了許多的橡皮擦拼塊和碎片,花很時間組裝成一個新的橡皮擦,還附上橡皮擦的紙套。

「喏,拿去用吧!」長輩為自己的聰明省錢沾沾自喜。

喏,拿去用吧!

(因為太難用文字形容,只好畫出來)

組裝好的橡皮擦放在桌上,看似的確是一個長方塊橡皮擦,旁邊的紙套很新(一樣是不知道哪來的),好像裝進去就可以用了。但是想也知道只要一拿起來,橡皮擦就會散掉

「要怎麼開始用呢?」那個人說。然後我被下一句話笑醒。

「這又不是熱溶膠,哪能這樣用啊!」


我哈哈笑然後醒來。覺得真有道理,不知道夢中是誰說那句話的,熱溶膠的確可以溶了黏起來,但橡皮擦變成碎塊,再辛苦的堆疊,想破頭也想不出來到底要怎麼使用。可笑。

看了看時鐘發現才八點多,想到昨晚三點才睡,雖然很有精神還是繼續躺下去逼自己再睡一些。然後又做了另一個夢。

爆胎

我夢到我擁有一輛七人坐的車。我正開車要去買朋友的蛋糕,途中經過忠孝東路 SOGO 復興店那裡,車子不多,但我還是慢慢開。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個大粉紅色、形狀奇怪的充氣玩偶,可能是兔子或是熊,給小朋友玩的,不知道裡面有沒有人(為什麼會有)。

我想煞車但是煞不住,直覺就是裡面可能有老人(為什麼會有),很心急不斷用力踩煞車,但車子就是不聽指令,最後還是直接撞上去。好在充氣玩偶是空的,旁邊的確有一個老人,在我高超的技術之下閃過了。

前面沒什麼車,我就繼續往前開。不但沒有因為剛才的驚險狀況而想辦法停車,反而踩下油門,開始在路上鑽,覺得很爽快。

然後我開往一條山路,總算是報應來了。我一個彎沒轉好差點掉下懸崖。在只差毫釐的狀態之下卡在懸崖邊。我大概知道那是夢,所以我控制了夢讓車子只差一點點沒有掉下去,好像在導演一部電影一樣,沒有驚險萬分不行,沒有安全回家卻也不行。

車子終於停在山路旁邊。我研究了一下車子,完全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車子的輪胎似乎爆了,剛好可以解釋為什麼煞車不靈(怎麼解釋)。我心想噢怎又讓我碰上爆胎,我才拿到駕照一年,就讓我碰上三次,我是爆胎魂嗎?

也因為有爆胎的經驗,我很熟練的要去拿備用胎。打開後車廂之後,找不到備用胎,旁邊個專家忽然出現跟我說這個車款的備用胎在車子後座的底下。我就開始找,找到一個像是氣球的東西,原來這台車的輪胎是坦克車那種輪胎,氣球是放在兩塊輪胎的中間(無法解釋),要換的是氣球。

但我找不到千斤頂,就只好用身體把七人座的車子頂起來,順利的換上新的氣球。我換完之後忽然覺得很怪,為何其他三輪都是正常的,只有壞掉這個(左前輪,駕駛座下面這個)是坦克車輪加氣球。但我也管不了這麼多。看了一下後座,覺得應該要在車子裡面放個電鋼琴和吉他,就可以在裡面寫歌了。

夢就這樣完美的結束。醒來遺憾的是我沒有車可以在裡面寫歌。

旋律

醒來後我趕忙的打開電腦把夢記錄下來,因為夢的記憶在清醒之後會瞬間流失。

有時候我在夢裡有靈感或是覺得劇情很有趣,一醒來就會拿手邊的手機錄音下來。在夢中寫歌的情況也很多,只是通常在夢裡覺得超好聽的,醒來如果還記得,再哼一次就會覺得很俗氣。

今天早上醒來時,腦中一直有個從夢中就開始不斷哼唱的歌,到醒來之後還是不斷縈繞。昨晚睡前我寫了半首歌,一直想不到後半段的旋律,很苦惱,所以我充滿期待的用夢裡那段旋律接昨天那首歌,結果搭不上。更清醒之後發現夢中那首歌一點也不好聽。真是可惜。看起來要光用潛意識寫歌是不太可能。

解夢

第一個橡皮擦的夢可能是最近和某個朋友在買東西上面有不同想法。對我來說只要是能增進效率的東西,我能買就會買,但我朋友是能不買就不買。若是沒有橡皮擦,我一定會買新的。但我可能覺得有些人連買橡皮擦都不願意,寧可花更多時間組裝不能用的。想起來真的很好笑,我並沒有這麼在意這件事情才對,但很多忽略的心情都在夢裡被重視,然後才解放。怪不得睡覺可以紓壓。

第二個夢應該是因為最近有朋友生日,買蛋糕這件事情一直放在我心上,一直想去 SOGO 復興店附近的黑木屋買,但一直還沒去訂,讓我有點壓力。

開車的部分在我真正學會開車之後就很少做了。記得之前只要夢到開車就一定是惡夢,因為我還不會開,這次開車倒是還滿開心的,雖然很驚險,但至少我知道那些機械要怎麼使用了。知的幸福。

其他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