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this post

Tweet

蟄伏過後的曙光

Screen shot 2011-03-22 at 下午10.25.10Screen shot 2011-03-22 at 下午10.25.10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過於情緒化,一般來講我耐力還不錯,如果肚子痛,只要還在忍受範圍,我可以逞強繼續工作。昨天去跳舞時身體不舒服,有一度甚至心臟的位置很痛,好像快要氣喘發作了,但因為課堂正在進行,就還是繼續跳下去。我是滿能忍受痛苦的(這其實也不太好,過勞死好像都是這樣發生的)。

但當這個痛苦來自不同方向,比如說如果胸口痛、頭暈外加腳扭到,就算程度都還好,但我就會不堪一擊地倒下。

這是一種情緒的反應。當你覺得四面受敵,就算這些敵人你其實努力是可以打倒的,但你仍舊會覺得痛苦不堪。如果只有一面受敵,就算敵人很兇猛,你還是可以很有幹勁地勇往直前。

當我不堪一擊時,我就想消失。

過去兩個禮拜,我四面受敵。無論是創業團隊、樂團、感情和家庭,全部都在同一時間發生問題。我對於我的未來出現全面性的惶恐,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朋友說"It happens sometimes",的確,我想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經驗,被現實打倒,每天只想渾渾噩噩的過,完全不想去思考人生的目標了。這就是我過去兩週的生活。

不過現在我回來了。謝謝那些提醒我沒寫部落格的朋友,能夠被記得真的很好。這兩週真的想了很多,可以說是在谷底之下,也無法寫部落格,每天只想躺在床上等死,有做的事情只有睡覺和吃,洗澡都是非得出門前才匆匆洗,好久沒有睡前洗澡好好睡覺,也好久沒有好好去健身房運動。加上日本的地震,讓我覺得這個世界簡直就是滅亡了。地震之後,本來可以振作了,又來個核災,要如何振作呢?好難噢!

但我會努力,而且,我突然希望我身邊的人也都能找到自己的快樂,忽然覺得這應該是我的使命。我想要自己振作起來,然後也讓身邊所有人振作。如果我的存在不帶有任何使命,那存在的意義在哪裡呢?想到這個,忽然覺得可以活著還是很好的。

這是上上次練團的片段。有點久了,但是,Enjoy!

Ps.我有Facebook個人專頁了:花水木!之後會每天在那邊更新想法和照片~

Ps2.因為這樣太死板,我決定停用節目表(原本規定週一寫創業、週三寫樂團、週五寫創作歌曲),不過花之亂唱還是會繼續喔!

Ps3.Ndorphin徵鼓手中,有興趣見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