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我們擁抱殘破不堪的美麗人生

今天早上在小酒館例行週會,精神狀態算不錯,身體好像慢慢走上好的路徑了。但天氣真的太冷,還好有 Hina 泡暖暖的熱紅茶,暖胃也暖心。一邊在喝的時候,忽然覺得...潮潮的,下腹部再更下面那邊。從昨天開始隱隱作痛,在喝了紅茶之後,忽然好像在告訴我他還存在似的,痛楚漸漸浮上水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