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散心兩日行

如果你這兩個月曾經想過「花水木怎麼都沒有更新部落格呢?」我在這邊跟你道歉。這兩個月說真的是非常慘,很多悲傷或是悲慘的事情同時發生,情緒上和現實上都難以抵抗的事情。我一點也無法振作起來,在工作、家庭和感情上,全部一起出包。我開始對自己從底層開始懷疑起來。那種痛苦,好像是有人同時在你身上不同部位切肉下來,無法辨認到底失去哪一塊肉更痛一些。 而現在,我其實還是沒有站起來,每天都很低潮。但至少我還活著,而且,我還是我,我還是做著我愛做的工作,跟我的家人更緊密,也愛著我愛的人。 更幸運的是,我有個可愛的姊姊,因為很低潮所以帶我去宜蘭玩兩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