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4月22日 – 上午7:27

關於一個女孩的夢

做了不怎麼開心的夢。最近東野圭吾養分吸收過多,融在體內,進行負面能量的中和,在夢裡代謝。 醒來的時候很想哭,可是又找不到原因。

我和一個漂亮、聰明、有魅力,找不到任何缺點的女孩在一起,她有著令人羨慕的起伏人生,和我的平庸成為對比。當我們從野外走進一棟建築物的時候,我偶然看到她的手指有被綑綁的痕跡,我問她,那是什麼?她說這是之前吸毒戒毒的痕跡。她的手指纖細的令人心疼。我說噢!我以為那是減肥貼布呢!然後看到自己的手背,好粗短呢!我想,減肥貼布可能只有我需要用吧!然後為自己無趣的減肥貼布理論自卑。人家哪會做這種平淡人生才會做的事情呢?

走進建築來到七樓,原來這是一棟醫學大樓,她的父親坐在輪椅上,面部痿縮到像是壞掉的紅蘿蔔,身上插了很多管,似乎聽、說都有困難,我不敢直視。女孩用力的說了幾句話,然後退到旁邊。我不知為何也走上去說了幾句話,只為了表現出一副正常姿態的樣子。

我記得我的不知所措,對於殘疾人士的應對照顧,對於重度殘疾家屬的關懷,我都沒辦法表現的得體大方,說穿了就是被嚇到。

然後我大姊出現了,她是一名護士,來照顧這位病人。我對自己深深反感,我一直以來羨慕的她,原來有這樣痛苦的一面。這非但沒有讓我心理平衡些,反而更討厭自己。

這個女孩應該是我目前看到第四章的「白夜行」裡面的雪穗吧!雖然沒看完,但我想她應該是小時候就殺了母親,只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是在怎樣的狀態下可以做到這樣的精密計算,並且完美的讓大家愛戴她、同情她並且跟隨她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